“飞马座”接棒“空中油轮”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张 杰 廖 超 兰济民编辑:欧冠豪责任编辑:牛锐利
2019-03-27 08:01


KC-46A“飞马座”加油机实施空中加油想象图

美国当地时间2019年1月25日,首批两架KC-46A“飞马座”加油机在西雅图埃弗雷特的波音公司潘恩机场腾空,加入美国空军现役战机行列。

与长期享有“空中油轮”之称的KC-135空中加油机相比,KC-46A“飞马座”加油机有哪些长处?为什么这型加油机交付入役的日期一再推迟?它真能接替“空中油轮”,担当起为美国空军战机提供载油加油服务的重任吗?请看专家相关解读——

一波三折

境遇尴尬的“后起之秀”

作为全球性远征力量的组成部分,加油机对军事强国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纵观空中力量发展史,美国对加油机的研发使用始终报以极大热情。第一次空中加油实现于美国,硬管加油方式起源于美国。为保障战略轰炸机飞行,美国制造了第一种基于喷气式平台的加油机KC-135,并在越南战争、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中大规模运用。

当前,美国空军共有398架KC-135空中加油机。这型空中加油机经历了冷战时期的辉煌,如今已经步入“垂暮之年”,老化严重和性能落后等问题日渐突出,研发新一代空中加油机成为美军上下的共识。

为解决这一问题,美国空军制订了“KC-X”空中加油机计划。但是,计划的执行过程颇具戏剧性,称得上是一波三折。早在2001年,美国空军就准备更换大约100架老旧KC-135E加油机,并选择了波音公司的KC-767加油机。但是,2003年的一起腐败丑闻使KC-767的订购合同化为泡影,美国空军主管谈判的官员也锒铛入狱。

2006年,美国空军重启“KC-X”空中加油机计划。波音公司和空中客车公司这对“老冤家”狭路相逢。此番对决,波音公司的KC-767惜败于空客A330MRTT。但是,波音公司就投标过程中的缺陷向美国政府提出抗议,展开一系列公关活动。2008年7月9日,时任美国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宣布:空军将重新招标新一代加油机。空中客车公司的生意泡汤。

2011年,美国空军正式宣布选择波音公司的KC-767加油机,将其命名为KC-46A“飞马座”,要求波音公司在2017年之前交付18架初始运营的该型加油机,并且通过签订合同,约定将接收179架“飞马座”加油机。

但事与愿违,“飞马座”的交付患了和F-35战斗机一样的“拖延症”。由于布线问题达不到军方要求,该型加油机的首飞被迫推迟。2015年,其综合燃油系统分配总管在测试时出现裂纹和泄漏,又被要求重新设计。

幸运的是,这一过程中,美国空军对该项目给予坚定支持,并将其和F-35战斗机、B-21远程打击轰炸机共同确认为最优先发展的三大项目。2019年1月,随着首批“飞马座”的交付,美国空军开始正式迈入“767时代”。

带“病”交付

瑕瑜互见的“空中奶妈”

与F-35的设计要求有所不同,为尽快获得一款可靠管用的空中加油机,“飞马座”设计之初就被定位为“成熟技术的低风险组合”项目。但是,这并不意味着“飞马座”一经问世便已“成熟”,更不代表着美国空军对现在的“飞马座”加油机状态完全满意。

时至今日,“飞马座”仍然存在着远程视觉系统可见性不足、加油管伸缩套杆机械锁无意间断开等问题。波音公司对此拿出了具体解决方案,但问题的解决尚需几年时间。从这个角度上来看,尽管首批“飞马座”已经交付美国空军,但这种交付是真真切切的带“病”交付。

带“病”的加油机也愿接收,由此可以看出美空军对“飞马座”的需求十分迫切。一方面,美国空军认为,越早获得“飞马座”,就能越早形成作战能力,早日让空中加油机队实现更高的保障效率。当前,在麦康奈尔空军基地,其飞行员和加油吊杆操作员的培训已经开始。另一方面,加速推动KC-135空中加油机退役,可以最大程度地减少资源的占用。未来,入役的179架“飞马座”基本上能够一对一地对即将寿终的KC-135进行更换,也极可能使美军空中加油能力得到明显提升。

尽管是带“病”交付,但客观地讲,“飞马座”仍然是当今世界最先进的加油机之一。

载机平台方面,“飞马座”加油机是在现有的波音767生产线上完成组装,并在华盛顿埃弗雷特改装中心进行军事化。“飞马座”将波音767-200ER(增程型)的机体与波音767-300F(加长型)机翼结合在一起,体量更大。它配备有两台普惠PW4062型涡扇发动机,最大起飞重量为180多吨。同时,它采用了波音787最新型的全数字化驾驶舱,航电系统自动化程度高,便于与军用信息系统对接。维修保障方面,“飞马座”可以依靠波音公司遍布全球的售后网络,不仅备件充足、价格便宜,而且服务高效,其经济性优势不言自明,飞机全寿命成本也有效降低。

加油设备方面,“飞马座”备有一个硬式加油点、两个软式加油点,可以为美国空军、海军和北约范围内64种飞机提供空中加油支援。以往为了目视观察加油情况,加油员操作台设置在狭窄的机身尾部。如今,如果远程视觉系统技术和电传操控技术经改进后达标,“飞马座”加油员就可以在驾驶舱内进行操作,不但环境舒适,还便于与其他机组人员交流。

一机三用

一专多能的重要“支点”

当前,美军已经把空军视为实现全球警戒、全球到达、全球打击的战略力量。

与防御性质的空军相比,“战略空军”的定位和要求有明显的不同。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后者需要在空中建立一套相当于“机场”和“雷达站”的体系。加油机无疑是该体系中关键的一环。加油机的数量越多、性能越好,空中力量的“臂膀”就伸得越长。“飞马座”加油机正是这种需求强力拉动下的产物。

载油加油能力方面,“飞马座”增加了4个内部油箱,最大载油量达96.2吨。它的硬式加油点每分钟可输油 4552升,软式加油点每分钟可输油1484升。这种“增强版”的载油加油能力,势必有助于达成战机快速部署,延伸空军的作战范围,并为其战法的演进提供更多可能。

运载能力方面,“飞马座”可用于运载标准货盘、人员和伤病员,且不同任务状态转换时间不超过2小时45分钟。从波音767发展而来的“飞马座”只有地板以下货舱空间用于装载燃油,地板以上是理想的辅助任务空间。在执行伤员后送任务时,其机舱内可以容纳50多名伤员和医疗急救系统;人员运输模式下,一次性可以搭载114名士兵;货物运输模式下,可以运载18个463升的标准货盘,约29吨货物。

数据中继能力方面,“飞马座”还可能作为作战云中一个有价值的支点,成为前线战斗机与后方基地之间的数据中继站。

当然,正所谓树大招风,“飞马座”因其种种优势,也势必成为远程防空武器和隐身战机优先猎杀的目标。美军也认为击落一架能够为8架F-22战斗机加油的“飞马座”加油机,比击落一架F-22战斗机要简单得多,且能够直接影响空战结果。为躲避猎杀,“飞马座”加装了先进的导弹预警、红外和电子对抗系统,并试图运用航路规划系统避开主要威胁方向。

因为种种原因,“飞马座”从服役到形成战斗力还有一段路要走,但这型加油机从其诞生到未来的发展方向都值得关注。世界范围内,各国对加油机的研发工作也从未停止过脚步。因为,只有赢得了这场竞赛,才能在未来空中战场赢得主动。像加油机这样的高价值目标,其研发、使用和防护问题值得我们去不断思考。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