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克拉玛干,有这样一群男兵女兵……

来源:中国空军网作者:胡晓宇 徐博文编辑:欧冠豪责任编辑:牛锐利
2019-03-27 09:06


这是一个官兵平均年龄不足24岁、大学生士兵占总人数一半的年轻连队,这是一群在大漠边关与艰苦、干涸、寂寥赛跑的追梦人——

塔克拉玛干,红柳般绽放的青春

——品读西部战区空军某指挥所通信连的男兵女兵们

春日边陲月色寒,点点胭红染瀚海。

“一棵红柳树挡不住风沙,一片红柳根交织着深扎地下,就能形成一堵风墙。”每次讲起“忠诚、团结、灵通、高效”的连训,西部战区空军某指挥所通信连连长张文俊总喜欢拿红柳做比喻,“我们的有线通信保障,仅靠一个人、一个班、一个专业无法顺畅完成,必须各专业联通、男兵女兵联手。”


官兵们在大漠参加植树行动后合影。

“银线连接雄师百万,电波飞翔大地长空。”塔克拉玛干荒凉干涸、飞沙走石,但因肩扛这沉甸甸的使命,在这个“90后”官兵占连队总人数92.7%、平均年龄不足24岁的边关连队,那肩并肩抵御风沙、不惧艰苦的大漠红柳,像极了通信兵们绽放在“死亡之海”的青春……

以勇为翅,追梦航程不害怕

身材高挑,目光透明,语调坚定……初见甘肃籍电话班班长、下士冯霞,红柳般飒爽的气息扑面而来。作为2014年大漠军营迎来的第一批女兵,这名石油检测专业的大学生士兵骄傲地自称为“第一茬人”。

“10个姐妹一心想着早点担负战备值班,苦也快乐着……”回想进连之初,冯霞眼中闪烁着西北人特有的坚定。此前总机业务由兄弟单位担负,连队话务专业经验几乎为零。


女兵们在排练节目。

“学!”女兵们年龄不同、性格迥异,对业务却一样较劲。每天一大早就去兄弟单位跟班学习。背号码、学制度,掌握功能键、勤务用语……白天上机台操作,中午交流探讨,晚上考试。

“第一批女兵得有第一的样子!”拼搏的日夜,大家相互鼓励,不敢懈怠。大漠夜晚气温骤降、沙风怒号,女兵逐一通过例行考试便是深夜了,但学习室透出的那束光温暖而执着。

话务员首先要求普通话标准、吐字清晰、声调柔和,而冯霞带有些许乡音。她听着录音反复训练,一个字一个字纠正发音。

一个多月后,10女兵全部顺利单放。连队正式接管总机业务独立担负战备值班那天,联通大漠军营的电话线里首次流动起悦耳女声,令大漠风沙倏然温柔。


连队组织除夕夜包饺子比赛。

在这个年轻的连队,男兵女兵分担着不同的通信业务,共担使命,也共逐梦想。

“换个岗位继续奋斗!”21岁的下士马成兵,一名云南曲靖帅小伙,前年带着追梦的悲壮经历从警卫排分流到通信连。在警卫排时的一个深夜,他刚下哨,刺耳的集合哨炸响。疲惫的他急火火整装集合,全副武装投入10公里夜间奔袭。中途感觉双腿刺疼,他咬紧牙关跟上队伍,一瘸一拐坚持跑完全程。

夜深人静。他之前治愈的骨膜炎发作,腿痛得无法入睡。抚着双腿,抱着枕头,他回想刻苦训练的点点滴滴,想到“当尖子,出任务”的军旅梦可能结束,眼泪扑簌簌流淌……

“当通信兵一样能实现精兵梦!”因伤病被分流到通信连程控站后,马成兵拿出在警卫排擒拿格斗的拼劲,啃读专业理论,虚心向老兵请教,没多久就顺利单放,熟练维护操控装备。

传输交换排排长李南辛,成都人,去年从国防科技大学毕业。毕业时,他作为综合考核成绩排名第一的优等生,可以随意选择去向。然而,他写了赴任意艰苦地区的申请书。“苦地方远地方,建功立业好地方!”他心中的梦简单而执着。


运动会“齐心协力跑”前准备。

沙尘暴最疯狂的春天,李南辛随通信保障小分队执行重要演训保障任务。每天,初升的朝阳还未驱散寒冷,他和战友们便提前进场调试通信设备。架天线、打地钉、试线路……沙砾下坚硬的冻土,让他们每推进一步都大汗淋漓。风沙四起的日子,常常一口米饭半口沙。

“奋斗的青春,最美!”炽烈的阳光灼伤了他们青春的面庞,却也雕刻出军营男子汉坚毅的眼神、坚定的步伐。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