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边陲,有一个如“雪狼”般的警卫连

来源:中国空军网作者:何知应 张雪鹭 刘学强编辑:欧冠豪责任编辑:牛锐利
2019-04-19 09:51

磨剑

凌晨1:45,风如刀割。警卫小楼的大厅里,两列新兵穿着大衣站得笔挺,他们准备去换哨。在他们身旁忙碌的人,是中士排长崔保元。他挨个给新兵掖掖衣角,询问他们有没有穿保暖裤,因为他是深切体会过寒风刺骨的滋味。

对于新兵们来说,崔排长的嘘寒问暖,总会让他们想起远在家乡的妈妈,让人心里暖暖的。

其实崔保元的心情经常很复杂,尤其是在每晚他作为领班员把熟睡的战友叫醒上哨的时候。“他们就像我的弟弟一样,白天训练已经很累了,真不想叫他们,心里挺不是滋味的。”说这句话的时候,这个西北汉子的眼睛有点酸涩。大冷天谁愿意半夜从温暖的被窝里被人叫醒出去吹几个小时的冷风?回来之后全身都冻僵,得在被子里缓上好一会才能暖和起来。可对于警卫兵来说,这是他们的日常。

然而在训练场上的崔保元却像换了一个人,这时,他像极了一把出鞘的利剑,锋芒无匹。

这天训练间隙,崔保元发现董子铭的动作总是不标准,他便走过去,重新给他示范了狙枪的动作要领。董子铭拿枪的时候眉头皱了皱,这个细微的动作并没有逃过崔保元的眼睛,他也跟着眉头皱了皱。

“手套摘下来。”

董子铭来自于广东茂名,2001年出生。他轻轻地摘下手套,像是在怕着什么。

那是一双怎样的手,干枯皴裂,手指满是皲裂的伤口。这是一双不能让妈妈看见的手。

崔保元沉默了片刻,问“疼不疼”,董子铭抹了把脏兮兮的脸,却因为汗水刺激了皲口吸了口凉气,耸耸鼻子笑着说:“排长,不疼。”

崔保元点了点头,让他小心穿上手套,转身吹哨集合,继续训练,心里却疼得紧。十指连心,怎么可能不疼。

但不一会儿,崔保元那一口带着浓厚甘肃味的普通话又在训练场上炸响。

训练结束带回房间后,崔保元找到董子铭,递给他一瓶护手霜。看着他把手洗干净,擦干,再抹上护手霜。“你是南方孩子,这边冷,要记得多抹抹,早晚一遍,上哨训练,都要抹……”他絮絮叨叨的。这一刻,又变成了那夜的崔排长。

炊事班长查孙飞可谓是连里的“救火员”。连队哨岗分散,加之骨干休假、带兵、学习和人员分流,经常出现骨干不足,但只要连队哪个岗位缺人,他总是义无反顾地冲在前最前。

连里缺训犬员,他自告奋勇去学习;缺尖兵骨干,他二话不说参加了警卫班长集训;缺炊事班长,他又无所畏惧飞到成都参加炊事员集训。

三次集训,查孙飞捧回了三个优秀学兵证书,成为警卫连名符其实的一专多能“种子选手”。有人问他,总出去学习,来回折腾,在一个岗位干不长,你累不累?他回答:“不累,组织需要嘛。其实,我更感谢组织给我舞台,让我成长成才。”

朴素的言语道出了军人的忠诚。如兵出剑,剑指沙场,于用时锋芒,不仅可以劈柴切菜,也可以杀敌制胜。

战鹰尾翼伴着蓝火舌腾飞而起,一把宝剑寒芒乍射,警卫战士坚毅的眼神刺透了夜的风寒。正是他们的奉献,才有了万家团圆的温暖。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