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雪做的饭,尝过混沙的土,这就是“老机动”们的日常

来源:空军新闻作者:吴限 梁云霄编辑:欧冠豪责任编辑:牛锐利
2019-04-28 10:12

巴蜀腹地,沃野平川。

初春,刚刚执行完高原驻训任务后,西部战区空军雷达某旅某机动分队官兵返回休整点。稍作休整,便投入复盘训练,总结出征经验教训,为下次出征积蓄力量。


训练间隙,笔者探访这群战友们口中的“老机动”,再现他们这些年来上高原、入雪域、走大漠、行戈壁的战天斗地故事。

战场没有机会“试错”,需要不断本领升级

较量,在悄无声息中展开。

那年春节前夕,熄灯号刚刚吹响,紧急拉动的铃声骤然划破夜空,分队官兵要和时间赛跑。

指导员苟烨第一次参加拉动,考核组便因其指挥口令不熟、操作流程不规范而被判超时。

“赛场上‘超时’,就等于战场上‘出错’”。评判结果让苟烨无地自容。

无独有偶。前年深秋,分队接到前出至某陌生地域的机动驻训命令。数百公里行车路线,途中地形复杂多变,要穿行陡坡、急弯和飞石区,对装备车辆是一次全方位的考验。


在急转弯地段,装备车辆紧紧贴住靠山一侧,另一侧车轮碾落了块块山石。一个多小时,他们才过去8个弯道,到达目的地比计划晚了2个小时。途中,决不允许出半点差错。

只有不断升级本领,才能适应未来战争。后来,每一次出征前,他们把分队分为两套全要素作战单元,互为对手过招,分析总结出装备架设撤收、复杂地形驾驶训练等10余个组训与实战脱节的短板,有针对性地设置险难课目,逐项探索、逐步升级,让官兵体验单一课目训练难以感知的实战性。


去年,易地再战。导演部突然发难,先是车辆抛锚,而后“毒瘴”拦了去路。战友们丝毫不憷,一边抓紧抢修维修,一边突入“毒瘴”开展洗消作业。“危险”解除后,驾驶员踩稳油门,车辆卷起厚厚尘土冲出染毒地带,轰鸣而去。整个过程用时不到10分钟,一旁的考评人员无不为之赞叹。

“任务经历就像铭刻在心中的军功章,我们珍惜每一次战斗。” 队长陈世力自豪地说。

要想御敌于先,没有最快只有更快

2017年仲夏,西南腹地,夜晚暑气蒸腾。

一次跨越2500公里的紧急出征,让四级军士长、线路维护员朱增伟在酷热的天气里心生寒意。

出征命令下达后,他们连夜物资装车、检测装备,一夜之间人员全部就位。火车运输、摩托化行军,行程三天三夜,穿越无人区,翻越座座高山,高度不断攀升。

傍晚时分,分队刚抵达预备阵地,又接到通信建联的指令,次日8时前必须实现向上级指挥所上传空情。


高原的夜空,被倾覆的大雪掩得氤氲,机动分队的点点灯光成为高山上的唯一点缀。架设雷达、搭建单兵帐篷、开设指挥室、架设通信线路……分队官兵分秒必争。

雷达天线起降故障,年近四十的雷达技师熊广强忍高原反应爬上雷达天线检修;修理工武骏在寒冷的夜晚,每两个小时为装备车辆打火预热……

“报告指挥员,已成功与指挥所建联,模拟空情上传正常!”回到宿营帐篷,已是凌晨1点30分,一些官兵靠吃止痛片才能在朔风如刀的高原夜里勉强入睡。

次日,数十批空情顺利传递,合格率100%,机动官兵又打了一次胜仗。

吃过雪做的饭,尝过混沙的土

走马川行雪海边,平沙莽莽黄入天。

一次,分队进驻高原,低至-20℃的气温和稀薄的氧气让吃饭都成了难题。官兵们用融化的冰雪来煮饭,每天拿铲子锤子破冰凿雪比烧水还费时。


“这还不是最难的,高原反应让大伙没胃口才是大难题。”三级军士长、炊事员冯建说,好几次战友们执行任务只带了单兵自热食品,炊事员都成了留守的“那个人”。

“吃不饱哪有力气打仗,炊事员也是战斗员。”冯建觉得机动出行被落下是件丢脸的事情。去年9月,他主动请缨,和另外一名炊事员曹晓强一起,两次精简给养单元,完成了无依托前出阵地的伙食保障。为了满足战友们的胃口,他们自制了家乡泡菜,让战友们啧啧称赞。

“吃过雪做的饭,尝过混沙的土,走过天边的路……”只要参加过机动任务的官兵都会有这样的共同感受。


那年盛夏,某演习任务在沙漠打响,分队机动前出支援保障雷达情报。这里温差极大,气温最高能达到三十多摄氏度,最低则只有几摄氏度。前一秒还是地平线上低矮的沙丘,下一秒红黑色的沙幕就遮天蔽日。

沙尘来袭时,官兵们顶着风沙撤收雷达天线。由于油机不能进沙子,油机员韩晓就找来不透风的布把油机盖住固定。风裹挟着沙子打在脸上,如砂纸擦过一样,让人睁不开眼,几步之外便看不清东西,嘴里的沙子怎么吐也吐不干净。

时隔一年,机动分队官兵又如紧绷的弓弦,爆发无限张力。透过雷达显示屏,眼见着新型战机对抗起来光点交错、眼花缭乱,他们渴望出征、战斗,向着下一个不可预测的战场……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