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是高原“雷二代”!

来源:空军新闻作者:胡晓宇 陈小月编辑:欧冠豪责任编辑:牛锐利
2019-04-30 09:20

天空广袤,将您的根延续到更远的疆场

海拔5000余米某雷达站指导员向俊通,深深记得儿时的一天。听见敲门,他开门一看,门口站着一个脸黑得像焦炭、瘦得一脸皱折的男人。

“叔叔你找谁?”他问,那人一脸尴尬,妈妈迎出来,他才知道那是父亲。长大后他才知道,那时,高寒缺氧的西藏蔬果奇缺,父亲和战友们只能吃上罐头和脱水菜,营养极度缺乏。

14岁前,父亲向贵明在遥远雪域,他和母亲在四川射洪县老家。父亲在雷达团服役21年,先后在汽车连、政治处、医院工作,工作涉及所有高原雷达兵,走遍世界屋脊的冰峰雪岭。

像所有高原雷达兵的孩子一样,他也经常候鸟般走进父亲的军营,爱静静融进血液。2011年高考,向俊通被西藏大学录取时,父亲已离开部队四年。大四实习,他在成都一家科技公司当产品经理,工资近万元,老板许诺毕业就转正。母亲知道后,脸上天天带着笑。

“驻藏空军要在西藏大学特招军官。”这消息将他希望像父亲一样守卫空天的豪情唤醒。父亲知道老部队招人,更是坚决支持。经过数月培训,向俊通被分配到刚成立的某机动雷达站。第一道考验是内务:手忙脚乱,满头大汗,被子怎么也叠不成标准“豆腐块”。站长马焕杰黑着脸,一次次抖开,他一次次返工……

机动站外出执行任务是常态,站长每次制定作战保障方案,都带着他手把手教。慢慢地,冷冰冰的方案在他眼前灵动成砺兵图,思想也开始转变,“好好干!像父亲那样!”

坚守着雪域,他获得了优秀基层干部、三等功等荣誉。2017年,他和战友奔赴海拔4900余米阵地执行保障任务。极地气候恶劣,忽儿烈日当空,忽儿冰雹压顶,忽儿狂风肆虐,大家全神贯注监控空情,一刻也不松懈。

下山休假时,又黑又瘦的他一进门,母亲心疼地抹泪,父亲则满脸欣慰:“儿子,好样的!”

“海拔4900米、海拔5374米……”传承是奇妙的。杨雪帆和岳父朱永剑,相隔27载,同在两个阵地坚守,还有同样经历。

2017年3月的一天,杨雪帆在海拔4900米阵地上遇到人生最大的一场雪,埋住了阳光棚的门。清晨雷达要开机,他带着战士抡着铁锹挖出一条通道,准时担负起战备值班。

而1990年隆冬,也是这个阵地,齐腰大雪阻断了通往雷达机房的路。为准时开机,朱永剑和战友们手扒锹挖,奋力开出一条通道,雷达天线划破风雪傲然旋转……

“不畏艰难险阻,不讲条件完成战备任务,这是父辈代代相传的精神基因。”杨雪帆对传承有着更深刻的理解,“要传承父辈的精神,更要走自己的路,向更远处前进!”

离开部队前,朱永剑曾带队踏上冰峰雪岭勘测预选阵地,为雪域“千里眼”的明亮开阔做准备。如今,杨雪帆他们机动站的任务,就是岳父当年任务的延续。

“让高原‘千里眼’无盲区!”伴着实战化训练的节奏,杨雪帆和战友们常年风餐露宿,追着硝烟走,在全军陆空联合演习等重大任务中历练成长。

千里高原,巍巍雪峰,“养兵千日,用兵千日”,“开机即战斗”,流动在每个雷达兵的血脉中。20多年前,父辈并肩戍边,如今,“雷二代”——新时代高原预警尖兵,延伸着父辈深扎生命禁区的根,将精神血脉延伸到更辽远的疆场……

摄影作者:温志军 郭超英 刘 曦 韩中基 李明伟 朱元强 晏源清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