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军人的战斗本能!

来源:空军新闻作者:空军记者编辑:袁鹏责任编辑:牛锐利
2019-05-27 09:23

战斗本能可以类比为职业习惯,但它比习惯更深刻。通过习惯细节,我们可以透视一名军人乃至一个群体的战斗生活和军旅情怀。每一种战斗本能,其实都是一种品格和素质,平时体现的是训练有素、本领过硬,战时体现的是反应快速、应对自如。即使在岗位发生变化,在人生阅历不断丰富的情况下,这种战斗本能往往仍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


1

飞行大队长

时刻保持飞行姿态

王森

北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旅飞行大队长

上周轮休回家,在和妻子开车外出前,我又下意识地围着车转了一圈。妻子见状笑道:“这次别等塔台的指令了啊!”的确,虽然开车和驾驶战机不可同日而语,但飞行结束后没转过“频道”来,我还是会产生一些惯性举动,数次把她逗乐。

我认为,产生本能反应是一件好事,这表明自己对工作任务认真了,钻进去了,日夜思之、心神系之,产生惯性、化作本能。作为一名飞行员,我们的战斗本能并不是简单的惯性动作,而是对飞行强烈的专注和热爱——无论在空中还是地面,都在时刻保持自己的“飞行姿态”。

至今记得十几年前考入空军航空大学时的喜悦,至今记得第一次观看教官飞行时的震撼。从那时起,我就下定决心要飞出来,去飞先进战机。时至今日,我的飞行时间已经超过1800小时,当初那种喜悦和震撼记忆犹新,热望依旧炽烈。

这种热望化作本能,让我带教年轻飞行员时,会忍不住“技痒”。飞教练机带教年轻同志的时候,常常需要模拟近距格斗,有时候前舱没看到目标,即使发现了目标动作也不利索。作为后舱的飞行教官,在前舱没有危及飞行安全时,本不应也不必做出指令性动作,但有时我还是破例了。

“拉、拉、拉,没事、没事,继续拉,看速度、速度!状态、状态!”那一次,在带教前舱飞行员时,我几经提醒,最后一句“我来”就直接操作了。回头细想,在发现目标的短短几秒内,我的直接操作既是一种示范,也体现着求胜本能——那一刻,我仿佛置身于空战场,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打下敌机!

2017年,我不慎拉伤了腰部肌肉,需要卧床静养。当时我正在备战“航空飞镖-2017”国际军事比赛,心里很焦急。虽不知能否及时康复,但我还是全力以赴做好任务准备,即使卧床也在深入研究比赛的空域状况、航线路径,推演每一个靶标可能出现的位置,甚至对每一个技术动作都在心中反复模拟,真是“人在病榻,心在云端”。幸运的是,在航医的细心调养下,我最终按时参赛,并与搭档王勇默契配合取得了所在组的冠军。

说到飞行员的战斗本能,师傅的言传身教令我受益匪浅。他叫李勇圣,是全旅资格最老的飞行员。他即将达到停飞年龄,可是远海山谷、对抗空战这些高难课目依然带头冲在前,今年还积极与院校沟通,申请选调去当教员以期延长自己的飞行年限。我问他为什么这么拼,他如是答道:“作为飞行员有一种本能,就是对蓝天的渴望和依恋,它一直推动着你前进,让你停不下来。”

文章作者:宋玉国 宋宜霖 整理 宋宜霖 摄


政工处主任

“极端负责”永在心间

阳文辉

南部战区空军某场站政治工作处主任

军校毕业已经近19年了,我曾担任过机械师、指导员、干事、宣传科科长等职务。每个职务表现如何、孰优孰劣自己不好评判,但印象最深刻的,是毕业分配后那3年多的机务工作经历。那段时光里养成的极端负责的精神,影响我至今。

走上工作岗位之初,中队长安排老士官、代理机械师黄国贵带教我。黄国贵那时已从事机务工作14年,连续安全保障飞行1400余小时。他带教我时严格要求、以身示范,反复跟我讲,机务人员一手托着祖国巨额财产,一手托着战友生命安全,必须做到极端负责、精心维修,宁可自己辛苦千百遍,也不能让飞行员担半点风险。一次我给飞机加完航空煤油后,拧油箱盖错位1毫米,黄国贵复查时一眼便看出来了,狠狠批了我一顿,严肃地告诫我,油箱盖必须卡到位并拧紧,以前就有因油箱盖没拧好导致事故的惨痛教训。

在黄国贵的带教下,我通过勤奋学习、刻苦钻研,毕业4个多月后在同批干部中第一个单放。工作中我始终以极端负责的精神履职尽责,使自己负责的飞机维护质量高、故障少,成为机务大队的“样板机”,经常受到领导表扬,自己也很有成就感。

后来,组织安排我到一个基础比较薄弱的单位担任指导员。我仍然秉持着极端负责的精神干工作,事事处处较真碰硬。刚到任时连队伙食差,官兵们有怨言,我通过采取完善监厨制度、广泛征求意见、提高炊事员厨艺等措施,让官兵们吃饱吃好,很快打开了工作局面,赢得了信任。自此而始,连队工作不断取得好成绩,连续两年被上级评为先进。

后来我从事新闻宣传工作。这项工作要求从业者既要具备良好的专业素养,也要具备认真负责的精神。稿件上的一字一句,都关联着部队建设,也体现着作者本人的作风形象。我一方面努力提高个人能力,另一方面积极发动新闻骨干撰稿投稿,当年年底就让所在师新闻工作打了“翻身仗”,获评原广空新闻宣传工作先进单位。干新闻那几年,我认真对待每一次采访任务、每一篇稿件,仔细推敲每个字句,认真核实每个细节,确保出手的作品有质量、不“埋雷”。正是这种作风让我赢得了上下信任,也和媒体的编辑们保持了良好的互动关系,较好地完成了任务。

一路走来,“极端负责”的精神永在心间。作为一名机务老兵,这种作风应当就是我的战斗本能。

文章作者:吕世强 摄


3

气象台台长

精准预测把脉风云

谢怀德

西部战区空军某场站气象台台长

我干气象工作已经17年了,为战鹰把脉风云既是我的日常工作,也逐渐成为我下意识的行为自觉。在内心深处,我本能地期待每天都是晴空万里,让战鹰展翅高飞,让训练顺利开展。

人们关注天气,多是为了便于生活,而我完全是工作需要。因此,我不仅在工作中努力实现精准预测,生活中也多渠道关注气象情况,比如在手机中安装气象类App,每次点开就可直接看云图。一般人关注天气,是粗略了解全天情况,而我习惯于对未来3小时内的天气变化做到心中有数,而且对各种数据比较敏感。妻子曾笑言与我出门“有安全感”,从不担心日晒雨淋。

如今气象事业已成了我生命的一部分,但多年前考军校时,我并不倾心于此。那时我报考的是通信类专业,被调剂过来时还挺失落,因为以前看天气预报,总听到“局部地区如何如何”,就简单地认为这不是一门很严密的学科。回头想来,这种认识很幼稚,气象工作非常精细严密,就拿我们保障战机训练来说,对训练空域的气象预报、对云层厚度等数据的测量都要非常精确。

气象预报是面向未来的,上学期间我就有一种心理,当预判了未来某时的天气状况后,很期待那一刻的到来,以验证自己的判断。如果预测不准,就非得查明原因。这种较真的心态一直延续到今天,每当遭遇恶劣天气,或看到关于极端气象的新闻,我总要研究个明白,有时还在台里组织研讨会。有一次,本场遇到强对流天气,瞬间出现狂风暴雨,一小时后又迅速消失,损坏了很多基础设施。我们没有及时预报,受到批评。驻地山高水多,容易形成特殊的地方性天气,常规预测手段很难准确预报。但我和战友们并不找借口,而是以此为契机,展开驻地对流天气的专门研究,到驻地市气象台查阅历年资料,对驻地大范围地理环境一片片分析,从而取得了不少成果。

所谓“天有不测风云”,虽然期待每天都是好天气,但恶劣天气难以避免,准确预测正是我的职责所在。新法规要求加强复杂气象条件下的训练。复杂气象会对飞行造成很大影响,训练期间我们保持高度紧张,时刻关注湿度等数值的变化,监控是否达到危险气象条件,并提醒飞行员及时改变航线,躲避危险区域,保证了训练安全,也提升了自身本领。

观云测雨,胸怀蓝天,心中始终有阳光在。假如一天“风雨”来,我们气象人会用自己的精准预测,为打赢保驾护航、增添胜算!

文章作者:李飞龙 整理 钟亮 摄


4

雷达操纵员

箭在弦上闻“铃”而动

李志鹏

东部战区空军雷达某旅雷达操纵员

前年3月的一个深夜,受长期雨雾天气影响,连队的战备警铃潮湿短路自动拉响。警铃骤然响起,战友们从睡梦中惊醒,没等岗哨向指挥室查询完情况,我和其他几名“一号班”人员已经冲出营门,消失在茫茫夜色中。“又没转进一等,你上来干吗?”当我钻进雷达方舱,当班雷达操纵员一脸惊讶。后来这件事成了连队的趣闻,经常被大家提起。

战斗警报就是命令,一等就是冲锋。作为一名雷达操纵员,必须时刻保持箭在弦上、引而待发的临战状态,我们反应快一秒,雷达装备就能早开机一秒,就能尽早发现目标。所以,不论白天黑夜,不管刮风下雨,我们随时都要做到闻“铃”而动。

前不久的一个周末,我的爱人抱着3个月大的女儿与我视频聊天,我正逗她们开心,突然听到一等转进的铃声。来不及道别,我立刻放下手机,闪身向阵地飞奔而去。刚进方舱,不明空情就出现在雷达屏幕上,我迅速调整雷达工作参数,并结合此前搜集的资料仔细比对,及时给出判断意见。随后,经过多方协同,最终验证了我的判断。

雷达兵特有的警惕性,不仅反映在平时工作上,也体现在日常的生活中。不少战友休假期间将军号、警铃设置成手机铃声或闹钟,我就因此闹了个笑话。去年7月,我休假在家,那天早晨手机闹钟响起,我从床上一跃而起之后,才想起这是在家。爱人先是吓了一跳,了解缘由后更深刻地理解了我的工作。

心里战备弦绷得紧,技战术水平就提升得快。在一次战备值班中,我和往常一样严密监视当面空情。突然,在某海面上空出现一批目标,我立即按照“有情即报、边报边查”的原则编批上报,并快速在脑海里搜寻各种航空器的属性参数,认真分析之后,向上级报告了初步判断意见。随后,我瞪大眼睛死死地盯住这批空情,采取手动录取的方式,谨慎地跟踪每一点航迹。在多个开机雷达站中,我及时抢报了第一点,为上级及时处置赢得了先机,因此受到通报表扬并荣立三等功。

战备工作无小事,小小操纵员,连着指挥员。从新兵成长为连队“四会”教练员,这种战斗本能早已内化于心。近年来,我连续带了5批分配到操纵员岗位的新兵,每次讲的第一课都是时刻绷紧战备弦。如今,我所带的新兵中已有4人走上“一号班”岗位,2人因工作成绩突出提干。

文章作者:殷小伟 整理/摄


5

操纵员

战斗报数脱口而出

谢陈明

中部战区空军地导某营操纵员

记得去年下连后不久的一个周末,我给好友打电话提及即将启用的新手机号,无意中用部队特有的读数法念道:“幺三两(132)……”好友在电话那头听得一头雾水。“哦,这是专业读法。”我解释道,“抱歉,习惯啦。”嘴上虽谦虚着,内心却非常得意。

挂了电话后,旁边的班长向我撇了撇嘴:“嘚瑟了?知道你刚才把‘拐(7)’念成了‘勾(9)’吗?”“看来功底还是不够,欠练!”说完,我赶紧溜了。

我的岗位在信息化程度很高的雷达指控车上。刚下连时就听班长说,报数是我必须学习的一项技能。“报数谁不会?”我当时不以为意,没想到很快就抓耳挠腮了。

原来,那一串熟悉的阿拉伯数字,因为作战需要被赋予了特殊读法。战机转瞬即逝,为确保信息传递时效性和准确性,几个数字的读法被进行了形象化的变更,使得表达更清晰,彼此之间区别更明显。虽然只是读音不同,但要打破十几年的思维定式,完全改过来还是挺难的。尤其当数字被打乱还需要快速精准配合着操作清晰地“喊”出来,就更不容易了。

刚接触的时候,简单顺序“幺三五拐勾”读起来倒没啥问题,但到了车上报实际的目标参数时,就不够用了。目标参数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一个数字的报错或者反应慢半拍,带来的结果都不堪设想。而且实际作战中,除了目标参数外,还有许多方面都涉及到数字码的熟练运用。

为了适应岗位需要,我除了反复练外,在训练方法上也想了不少招,包括休息时读手机通讯录,和战友互相出题交叉重复练习等。大量的训练使我逐渐练就脱口而出的本事,为适应快节奏的舱内训练打下基础。

现在回想,原以为很难改变的习惯,现在不仅改了,而且再也改不回去了。在日常生活中,外出购物,看商品标价也会下意识用特殊读法念出来,打游戏时也会脱口而出“洞三,两拐幺方向”。

这种特殊的用语习惯,经过长时间的训练已经固化成战斗本能。从更深的层次上讲,这种本能带给我的是大脑迅速反应,是对信息的精准定位,是临战前的临危不惧,是对工作标准的严格要求,这些影响是非常重要的。

今年班里分来了新兵,为了让他们熟练掌握数字的专业读法,每天晚上组织体能训练时,我会把报数字的环节加进去。大家一边做蹲下起立一边报数,呼号流水作业喊,如果有人报错,就得从“幺”重新开始。方法创新,为的就是加深战斗记忆,并让这种战斗记忆成为本能!

文章作者:孔帅 整理 王一凡 摄


6

防化连班长

与“毒”争锋惕由心生

陈佳君

空降兵某旅防化连班长

“这个闻起来挺香,像是××(某毒剂)”“不对,我觉得有点像是××(另一种毒剂)”……初夏,暖暖的阳光铺满营区,排里的几名战友围在一片不知名的野花前休息,嗅着花香争论起来。看到此情此景,我有些哭笑不得,也只有防化兵才会把鲜花与毒剂联系到一起吧。当然,这种对毒剂的敏感反应也是一名防化兵的基本素质。

当了8年防化兵,我也有了点“职业病”,闹过几次笑话。一次我和同班战友何世国外出路过一片菜地,闻到一阵淡淡的花香。“这是什么味道,香气还挺特别的啊?”老何深吸几口气赞道。当时我急着赶路,闻了闻不假思索地回答:“像××(某毒剂)。”老何愣了愣,然后笑得直不起腰。还有一次拉练,我带领一个小组担负防化检测任务,穿过一条山谷时,忽然闻到一股怪味,不远处还弥漫着浓烟,我下意识地喊出:“前方不明烟雾,防毒!”官兵迅速穿戴防毒面具。最终却发现,此烟雾并非考核组设置的染毒区,而是老乡在农田里焚烧秸秆。

此“乌龙”事件经常被战友拿出来调侃,我每次都陪着讪讪地笑,但心里还是觉得不能放松警惕。职责要求我们保持敏锐的本能反应,时刻不能懈怠。毒剂形态种类多样,毒性大,作用快,只有平时保持状态、练强本领,战时才能为战友的生命撑起安全防护伞。

战斗本能源自与“毒魔”日复一日地争锋较量。为了练就一身“找得快、侦得准、辨得清”的本领,我和战友们反反复复地训练穿戴防护服的速度,为了提高几秒钟,需要成百上千遍地练同一个动作,每次训练结束全身都被汗水浸透,常常捂出一身痱子。我们不仅要能够准确辨别毒剂颜色、气味和形态,还必须熟练掌握不同温度、湿度、风速、载体等情况下每一种毒剂的鉴定方法和要点,平时训练的时候要在泥土、沙砾、水系等多种自然环境下,不厌其烦地反复观察、嗅味、记录、鉴定。为了提高判毒的准确度,我经常一趴就是几个小时。如今,我全身防护用时全连最短,可对20余种毒剂实毒侦检,是全连公认的业务尖子。

只有平时练就过硬本领,战时才能一招制“毒”。今年4月中旬,我作为小组长带领战友参加上级组织的比武。这次比武模拟真实战场状态,面对陌生的条件和教员的随机导调,我冷静分析、果断决策,与大家默契协同配合,最终获得冠军。

文章作者:王帅 夏澎 整理 王帅 摄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