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铁骨,也有柔肠!他们是帕米尔高原的机动雷达兵

来源:空军新闻作者:衣克巴力 • 衣力哈木编辑:欧冠豪责任编辑:牛锐利
2019-06-14 09:47

“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为什么这样红......”哼唱着塔吉克族民歌《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军校毕业的第688天,我第一次踏上梦寐以求的帕米尔高原,感受高原环境的艰苦、高原雷达兵的担当。

有机会与高原机动雷达兵近距离接触,内心很是期待。然而到达海拔4000多米的雷达阵地,现实还是给了我当头一棒。强烈的高原反应使我头痛欲裂,恶心反胃,难以入眠,连续几天精神状态一直不好。

凛冽的狂风,漫天的白雪,板房里幽暗的灯光,铁丝网筑起的营墙,凹凸不平的戈壁滩,变幻莫测的天气,夹生的米饭,诸此种种,看到机动雷达兵的生活环境,与帕米尔美景相比,巨大的心理落差让我打心底里敬佩这些奋战在高原一线的预警尖兵。

雪山脚下熊熊燃烧的篝火

深夜,雪山脚下,一个个忙碌的身影、一道道明亮的灯光交错闪动。“加油,最后1公里了!”这是机动雷达营官兵布设光缆的作业现场,教导员崔永刚一边鼓舞士气,一边带头作业。

教导员告诉我,原本计划一周完成通信光缆的布设,因种种原因需要在3天之内完成。那几日,天寒地冻,阵风冰雹席卷而来,且掩埋光缆的土质极硬。但军令如山,教导员崔永刚大喊道:“兄弟们,寒风、冰雹能压倒我们执行任务吗?”“不能!”官兵的回声响彻云霄。

在教导员的带领下,战士们全员出动。夹杂着雨雪和细沙的阵阵寒风扑打在脸上,如同刀割。紧缩在作训大衣里的我直打哆嗦,相机的“咔嚓”声也显得比以往迟钝。在平常人都很难站稳的寒风中,分队官兵没有一句怨言,耗费体力导致呼吸困难也不给自己喘息的机会,挖土、拉线、缕线、回填,分工合理、配合默契。

22时许,帕米尔的太阳才开始缓缓落下,分队官兵连晚饭都没来得及吃,在手电筒的照射下,依然马不停蹄的忙碌着。寒风呼啸,唯有刺骨可以形容此刻的感受。天黑了,温度更低了,被寒风侵扰的脸庞更僵了,粗糙的双手更麻木了。

下士张海军爬在电线杆上作业,远远看去,如同狂风中摇摇欲坠的萤火虫。由于天气太冷,他手里的线缆插头如同一块寒冰迟迟拔不动,两双粗糙皲裂的手早已冻得没了知觉。突然,一阵风吹来,小张不小心一脚踩空,顺着电线杆滑落半截。下面的战友齐声呼喊:“小心!”小张紧紧抱住电线杆化险为夷,大家才长舒了一口气。

就在这时,细心的通信班长王涛主动要求上去完成最后的200米。边说边脱下自己身上的大衣,披到小张身上,已经冻得发懵的小张身上突然多了件还带着体温的大衣,内心如同点了一把火。尽管寒风依旧,可仿佛没有那么冷了。

半夜,我们终于到达阵地,在规定时限内完成了布设任务,大家的脸上都露出了喜悦的神情。回到板房才发现,班长王涛的嘴唇已冻得发紫,小张僵硬的脸庞也被电线杆刮得通红,打上了“高原红”的烙印。但他们却根本顾及不了这些,很快就沉沉睡去。

深夜,慕士塔格峰脚下有一团无形的篝火正在熊熊燃烧。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