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身披天空的颜色,与飞鸟是一对“欢喜冤家”

来源:空军新闻作者:杨晨编辑:欧冠豪责任编辑:牛锐利
2019-07-12 10:23

七月流火,艳阳高照,川西大地万物滋生。幼鸟经过繁殖已经出来觅食,果子在阳光的滋润下已压弯枝头,辛劳的农民也在浇灌着属于自己的田地。

在绿油油的苞米地里,突然冒出了一抹空军蓝——那是“埋伏”在机场周边的驱鸟兵,正在驱赶苞米地里的麻雀。

西部战区空军某场站场务连驱鸟班班长魏川像往常一样正在机场周边巡逻,头戴“潜伏帽”,腰别对讲机,小心翼翼地在玉米地里挪动着。忽见其举起猎枪,扣动扳机,向右前上方连开两枪,顿时,苞米地里的八九只麻雀即向四处散去。

魏川所处的位置正是飞机下滑线,如果不及时驱赶,待飞机下滑的时候发动机声音会惊吓得鸟儿四处乱窜,若不小心撞到正在急速下降的飞机,那后果不堪设想。

鸟是天空中的精灵,是人类的朋友,我们应该保护鸟类。但是鸟类对航空兵部队来说,却是飞机的“天敌”。

在一般人看来,这小小飞鸟与钢铁飞机在偌大的天空相撞,犹如以卵击石,不足以构成威胁。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我们所说的“鸟撞飞机”,实际上是“飞机撞鸟”,问题的根源就在于飞机飞行中的高速,而不是鸟类本身的质量。

“这个季节,幼鸟刚刚出来觅食,对机场周边环境不熟悉,很容易在飞行过程中发生鸟撞。七八月份正是飞行旺季,也是鸟类活动频繁的时候,在这紧要关头我们必须时刻警惕,要眼观四路耳听八方,随时观察机场周边环境,防止鸟类误入其中。”魏川说道。

驱鸟兵,大多是二十岁左右的大小伙子。从事驱鸟工作,对他们来说是一个新的挑战。一身黝黑的肌肤,一脸警惕的神态,肩扛驱鸟枪时刻穿梭在机场内外的每一个角落,是战鹰飞行道路上的开路者。他们在平凡而又特殊的岗位上,默默无闻、兢兢业业地守护战鹰每一次飞行的安全起降。

一直以来,机场上的飞鸟和驱鸟员都是一对典型的“欢喜冤家”,常常需要斗智斗勇。猎枪,是驱鸟兵手中的“武器”,其实对飞鸟主要以驱赶为主。在飞行保障期间,时刻被驱鸟兵扛在肩上,举在手里,对场区鸟类有很大的震慑力。

在这个驱鸟队,常年面对机场周边复杂严峻的鸟情特征,老一辈驱鸟员专门总结出一套驱鸟猎枪的使用口诀:“一听、二看、三不打、四避开”,规范了猎枪的安全使用,在场务驱鸟兵中代代相传。

近年来,该场站随着装设备的不断更新,驱鸟手段更加丰富多元。驱鸟队通过一键式驱鸟操控系统、全向声波系统、机场周边环境综合治理、喷洒氨水等多种方式进行驱鸟,并在全军场站中率先实行驱鸟员的分级考核制,极大地提高了驱鸟员的积极性,有效控制了机场周边鸟情。

春夏秋冬,寒来暑往,驱鸟兵头顶烈日,面迎寒风,常年与猎枪为伴,穿梭在机场周边的每一寸土地,在强军路上挥洒着青春和汗水,只为守护战鹰的每一次安全起降。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