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就是传奇!歼-8横跨长空50年,传奇仍在延续

来源:空军新闻作者:何思聪 李磊 周雅婷 董昱博编辑:欧冠豪责任编辑:牛锐利
2019-08-12 08:52

开栏的话

兵器是有温度的,尤其是那些用“功勋”作为形容词的兵器。它们不但有温度,还有故事和精神。

在战火硝烟中诞生,在战场角力中锤炼,它们的成长史在一定程度上折射着国家和民族一个阶段的发展史,它们的英雄史无不来自于一些脊梁和臂膀的扛举。

今天,“兵器大观”专版特别开设“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功勋兵器榜”栏目,让我们把目光重新聚焦到这些功勋兵器上,比如一把枪、一门炮、一辆坦克、一架飞机……让其成为一条条“渡船”,把我们摆渡回那段用艰难写就辉煌的历史,摆渡回那些为国之崛起与民族振兴奠基的光辉岁月,重新认识打造它们的那些人。借此,也让我们更加懂得使命与责任的崇高,更加明白和平与幸福的意义。

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之际,回望来路,学会感恩与铭记,从中汲取力量,以更好精神状态投身强军实践,这也是庆祝的应有之意。

今年7月5日是我国自主设计制造的第二代歼击机——歼-8成功首飞50年的纪念日。50年前的这一天,歼-8犹如一把利剑刺向长空,用它的惊天呼啸向全世界宣布:中国有了自主研发的高空高速战机!这一飞,开始将共和国难以应对敌高空侦察机的历史甩在身后;这一飞,让共和国有了一颗生命力顽强的种子战斗机,后来衍生出多个子型号,以庞大的阵容守卫着祖国的长空。

从雏鹰振翅到搏击长空,从独步云端到换羽群飞,捍卫和平是歼-8半个世纪不变的初心。如今歼-8正逐步淡出视线,但歼-8的传奇仍在。今天,就让我们一起走近歼-8,重新回顾和品味它的故事。

惊天一飞,飞出一款“竞争机”


歼-8首飞前紧张而有序的准备工作。

“从来没有什么岁月静好,只是有人在替我们负重前行。”站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歼-8飞机的展台前,脑海中突然浮现出这句话。

如果不是身为军人,事先做过关于歼-8研发背景的“功课”,那我们眼前这个身材修长的“大家伙”,可能也只是一架造型独特的战斗机,与别的战斗机没什么大的差异。

但是,与其他展品一样,如果把它们重新放回原来那段历史,从当时的环境、条件和视角来审视,人们就会发现它们身上所承载的惊人力量。

站在歼-8的展台前,笔者一直在回想着它的身世,回想着我国从仿制到自主研发这型战机的“惊天一飞”。

20世纪50年代,美国依仗着速度和高度优势,经常派出无人侦察机侵入我国领空。台湾的高空无人侦察机也紧随其后,连续对大陆重点目标进行侦察。而此时,苏联已将米格-21送上天空……

形势严峻的国内外环境和快速发展的航空技术,使中国航空人忧患感和责任感倍增。当时,我方可用来防护高空的手段不多。打造新的长空利器、“扎紧高空篱笆”、捍卫国防安全迫在眉睫!

时间进入60年代,歼-6研发成功并列装部队。但是,这款仿制自米格-19的超音速喷气式战斗机高空性能有限,难以应对敌高空侦察机。中国需要一款高空高速战机的呼声愈发强烈。

很多具有历史意义的大事,在发生之时并不那么显山露水。但在它发生之前,不知有过多少艰苦磨难,历经过多少探索与积淀。1963年7月,国防部第六研究院的一次技术报告会,拉开了研发歼-8的序幕。在这次报告会上,来自沈阳飞机设计研究所的顾诵芬拿出了一款新型歼击机的设计报告。

外人不会知道这份报告的意义,这份设计报告却让航空人心中瞬间沸腾。因为,这个设计非常“务实”,符合我国空军与航空科研领域的实际情况。它的出现,意味着我国的高空高速歼击机有了可望也可及的“蓝本”,预示着我国朝着“扎紧高空篱笆”的构想向前迈出了坚实的一大步。

世上没有随随便便就可取得的成功。在此之前,沈阳飞机设计研究所已对歼-8的原型机——米格-21进行了近3年“技术摸透”,充分掌握了它的设计思想、设计方法和技术特点。但是再多的“技术摸透”说到底还是仿制,而歼-8的定位是“竞争机”。

什么叫“竞争机”?就是要“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能够与当时同类型战机相匹敌。从“跟跑”到“并排跑”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很多前沿技术的研发“没了拐棍”,得靠自己突破。

从仿制到自主研发,这是一次大跨度的跳跃。这一跃如果成功,中国就有了可直面敌对势力高空挑战的实力,可以部分改变国际斗争的格局和我国国际形象和地位,使世人“当惊世界殊”。

如今的人们已无法想像研发者当时在完成这“惊天一飞”时所拥有的巨大决心与勇气。历经岁月沉淀,用这句话来形容当时的情形至今被认为比较中肯,那就是“其技术难度和深度在我国当时的航空工业史上史无前例”。

研发歼-8的过程中,遇到的问题不可胜数。每一次突破都意味着夜以继日的攻坚。以研发耐高温的发动机空心气冷叶片为例,承担任务的研究所进行了艰辛探索。当时这项技术在国外刚研发出来,对外界高度保密,根本无从借鉴。

三个研究所联合集智攻关,夜以继日研究试验。终于,第一个铸造多孔气冷镍基高温合金叶片问世。一系列试验的结果表明,铸造空心叶片的研发取得成功。我国也因此成为较早在航空发动机上采用铸造空心叶片的国家。

铸造空心叶片研发只是众多攻关项目中的一个,大量基础学科、技术和工艺方面的空白都需要填补。在我国航空人的努力下,机翼主梁革新、高速飞行方向安全性设计、垂直尾翼和腹鳍设计等无数难题一个个得到破解,转化为歼-8实实在在的战斗力。

在历史的坐标系中,人们应当记住这个时间节点:1969年7月5日上午9时。随着歼-8启动、滑跑、冲向长空和宣告首飞成功,中国的航空业开始有了较为厚实的技术基础与自主研发经验,随着从仿制到自主研发的完成,中国空疆防御开始告别没有高空高速战机可倚重的历史,翻开了歼-8战机搏击长空50年的传奇篇章。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