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就是传奇!歼-8横跨长空50年,传奇仍在延续

来源:空军新闻作者:何思聪 李磊 周雅婷 董昱博编辑:欧冠豪责任编辑:牛锐利
2019-08-12 08:52

大国重器,以命铸之

重温歼-8的诞生与成长史,对这段话也许你会有更深刻的理解——“成功的花,人们只惊羡她现在的明艳,然而当初她的芽儿,浸透了奋斗的泪水,洒满了牺牲的血雨”。

歼-8从开始设计研发,到首次翱翔蓝天,离不开背后那一双双大手的托举。这一双双大手属于这样的一批国之栋梁和民族脊梁,他们的名字值得人们永远铭记:叶正大、徐舜寿、黄志千、顾诵芬、鹿鸣东、王昂……正是这一批批航空人的呕心沥血、兀兀穷年,才让歼-8“呱呱坠地”。

对于歼-8来说,他们既是父亲也是母亲,这些人的青春与热血甚至生命都交付给了歼-8这一共同的至亲。从某种意义上讲,歼-8的传奇同时也是他们的传奇。

“双发动机空中停车,飞机6分钟无推力。静心凝神,第7次重启发动机,终于听见了熟悉的轰鸣声。”这是歼-8试飞员滑俊驾驶歼-8进行测试时的一次高空遇险经历。

“没想过跳伞逃生。”滑俊这样说。因为他知道,自己驾驶的是当时唯一一架歼-8试飞机。

同样的危险也曾出现在试飞员王昂身上。1976年5月,王昂在驾驶0005号机进行加力试飞时,左发动机加力燃油导管突然断裂,燃烧气体从操纵杆连接处冲出,将机体穿透,情况万分危急!王昂迅速关掉加力和发动机,使用刹车驾机着陆,保住了飞机和试飞资料。

大国重器,以命铸之。试飞员的无畏无惧让人钦佩,而幕后的付出同样让人油然心生敬意。说到歼-8,不得不说起这个项目的奠基人黄志千。

沈阳飞机研究所成立后,黄志千负责米格-21的仿制及预研工作。他心中很明白,仿制只是开端,自行设计才是目的。但他同样明白,预研工作不扎实,自行设计就是无本之木。那几年,黄志千一头扎进对米格-21的研究工作中,从系统原理到成品附件再到试验方法,他如饥似渴地汲取着营养,一批批技术研究成果渐渐成形。

尽管后来在赴西欧考察途中,他遭遇空难不幸罹难,但他打下的技术基础却让歼-8项目得以继续推进。4年之后,歼-8成功首飞。

对于歼-8项目来说,首飞成功只是漫长征途的开始。当年8月,0001架原型机按计划进行超音速飞行,但随着战机加速,飞机出现剧烈的纵向抖振,试飞只得暂时中止。

当试飞员鹿鸣东驾驶0006号机进行跨声速试飞时,同样出现了突然侧滑、振动等问题。这些问题一日不解决,飞机就一日无法定型生产。

紧接着,就有了那个传奇般的故事——

1978年5月,48岁的顾诵芬不顾潜在的坠机风险,带着照相机和望远镜,坐上了由鹿鸣东驾驶的与歼-8伴飞的歼教-6。在万米高空,他忍着过载带来的身体不适,仔细观测高速飞行的歼-8后机身流场变化情况。经过3个架次的飞行观察,顾诵芬终于摸清了症结所在,找到了通过尾部修形根治振动问题的方法。

重重关口次次闯过,歼-8的背后站着一个庞大的优秀人才群体。

从歼-8飞机论证到首飞,其间经历了总体布局、技术设计、木质样机审查、发图、新机制造、试验等各个阶段。每个阶段都浸透着数不清的智慧与汗水。横跨长空50年,不断蓄积与释放着它骨子里的“先进”。这种先进,代表和体现着那一代科学家的无悔付出与集体智慧,也折射着那一代人永攀高峰、永不言败的时代精神。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