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云端上的雷达兵,用自己独特的方式书写诗和远方

来源:空军新闻作者:衣克巴力 · 衣力哈木编辑:欧冠豪责任编辑:牛锐利
2019-08-16 10:05

 

“我们新疆好地方啊,天山南北好牧场,戈壁沙滩变良田,积雪融化灌农庄……”伴随着悠扬的旋律,在生日那天,我随两名记者,告别酷热的塔克拉玛干沙漠,第一次驶向海拔5000多米的喀喇昆仑山,探寻西部战区空军雷达某旅高原分队官兵苦中作乐的“云端”生活,感受康西瓦传人戍守祖国空天的家国情怀。

7月的喀喇昆仑山脉,仍然银装素裹、寒气袭人。走过深山沟壑,喀喇昆仑山脉的景色犹如悠远沧桑的摄影画卷展现在眼前:苍山与高峰,峡谷与溪流,白云与白雪,这里的一切都显得寂寥而纯净,让人久久回味与品味。

傍晚,我们停在康西瓦烈士陵园,祭奠半个多世纪以来静卧在冰峰雪岭间的107位中国军人。我们向着纪念碑敬了一个军礼,一步一回头,缓缓走出烈士陵园。离开前,悠长的鸣笛声告诉烈士们:保卫祖国边防的烈士永垂不朽!

第三天,我们结束1000余公里的颠簸,终于到达海拔5000多米的喀喇昆仑之巅的雷达阵地,强烈的高原反应不知不觉找上门来,喀喇昆仑高原向我们宣战了!

初上高原,在空气含氧量不足平原45%的雷达阵地上,我们呼吸困难、头痛难忍、四肢乏力、低烧呕吐,到哪儿都提着氧气瓶、插着氧气管采访摄制。生活在“生命禁区”的这群雷达兵生活很艰苦、任务很繁重,但他们乐观的态度和坚强的意志始终感染着我们,与他们共处的时光成为我们终生难忘的记忆。

喀喇昆仑之巅“最美的颜色”

国旗的颜色是喀喇昆仑之巅最美的颜色,这种颜色是力量、是守护、是忠诚。从浴血奋战的烽火年代,到常年驻守的和平时期,康西瓦传人不断刷新着“生命禁区”的极限,环境越是艰苦,昆仑山上好四站的官兵们越是奋发有为,雷达阵地在哪里,他们就把国旗插到哪里,就把好的传统带到哪里。

清晨8时许,下了一场罕见的暴雪,分队官兵准时在国旗杆前整齐列队等待日出。他们说:“饭可以不吃,觉可以不睡,喀喇昆仑山上的国旗一定要按时升起!”

一轮朝阳升起,远方天际逐渐被染红,万丈金光倾洒在茫茫雪山间,鲜艳的五星红旗在官兵铿锵有力的国歌声中冉冉升起。抬头仰望,“最美的颜色”点缀着远处的雪峰,我站在队列里,望着一张张风雪中冻得通红的脸,是那么的阳光自信、那么朝气蓬勃。

第一次在海拔5000多米的高原参加升国旗仪式,我心潮澎湃,霎时间,心头涌起了无限感动,眼泪瞬间溢出眼眶。喀喇昆仑山上,“好四站”的官兵们守护着一方热土,而“最美的颜色”也在守望着他们。

“每次外出巡逻光缆,我们看到远处高高飘扬的国旗心里就很踏实,因为有国旗的地方就有家!”通信技师上士李江告诉我:一日清晨,埋在海拔5600多米山坡上的通信光缆被施工车辆挖断,影响了战备。官兵们顶着呼啸的寒风,背着氧气袋和工具,深一脚浅一脚地踩在积雪上朝断点摸去,12公里路走了4个多小时。光缆埋在冻土里,大家挖开积雪,十字镐抡在冻得硬邦邦的地上,就像砸在钢板上,只留下一个白点,半米深的坑四个人挖了近3小时。狂风吹打的站立不住,大家就跪在地上,用膝盖支撑着身体,将断点连接好。

白茫茫的戈壁滩上的路被大雪淹没,只能远远看到一面国旗,官兵们一路朝着国旗的方向走,一句“终于到家了!”说完,一个个都已累得“扑嗵嗵”瘫倒在旗杆下。

来这里施工的工人都感叹:“能在这个地方呆住的兵,就是好兵!”战士们不仅能在这个高山上呆住,而且还克服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顺利完成了各项战备任务。

喀喇昆仑山上最可爱的人

在这里,雷达架设在离宿营地10公里的高地,战备值班的官兵一个月轮换一次,吃粮吃菜,全靠山下补给。有时下暴雪,阵地上送不上绿菜,官兵每天吃萝卜、白菜、土豆,也能坚持连续十几个小时的战备值班,一干就是好几天。

雷达工程师王文刚和油机技师姚旭超作为分队仅有的两名技术人员,他们从一上山就铆在阵地上维护装备,一呆就是半年,从不说苦,从不说累。姚技师说:“高地上雷达性能发挥的最好,只要能保障好空情,我们苦点也没关系。”

一名战士告诉我,上周新装备运上高原,就出现了无法正常开机的“高原反应”。时间紧、任务重,姚技师和王工程师冒着大雪主动爬上装备检修维护,8级寒风吹得他们瑟瑟发抖。缺氧头痛就抱着氧气瓶轮流吸氧,液压钳冻得使不上劲就跑回去用小火炉烤热了再用,就这样,他们在室外奋战三天才修好了雷达,确保了装备性能正常发挥。

令我分外好奇的是,无论屋里屋外,姚技师总戴着一顶军帽。在室内拍摄时,记者想请他摘下帽子,姚技师不好意思地说:“头发快掉光了,不太好看。”由于高原缺氧,不到30岁的他头发掉了不少。面对镜头,一句“家人不会在电视上看到我吧?”如一枚催泪炸弹,道尽了这名高原雷达兵不想让家人担惊受怕的成熟和担当,对家人的惦念和体谅。因为驻训任务繁重,他今年已经第三次推迟了休假计划。

在与他们的攀谈中,我深深的感受到“昆仑山上好四站精神” 的内涵,“以高山为家,以艰苦为荣”在这里绝不是一句口号。

熊熊篝火“点燃”喀喇昆仑

第五天,我随指导员刘冬下山拉水,一路上,俩人侃侃而谈,风趣幽默的指导员告诉我一句顺口溜:天上无飞鸟,地上不长草,风吹石头跑,氧气吃不饱,白天兵看兵,晚上数星星,常年生火炉,四季穿棉袄。

这是分队官兵高原生活的真实写照,指导员干紫的嘴唇、黝黑的皮肤时刻印证着这些,但从他的话语中我感受到的不是艰辛和苦楚,更多的是乐观和积极,有这样一位指导员带领官兵在这片雪域高原坚守,战士们过的很欢乐也很满足。

连续多日的雨雪天气让道路变得泥泞不堪,刘指导员指着沿途的一片雪水化的水滩告诉我:“那里有种像泥鳅一样的鱼,是这片‘生命禁区’除了我们以外的常驻生物。”

晚饭时,教导员游漪摸了摸我们被打湿的迷彩服说:“衣服打湿后夜里很难晾干,穿在身上很难受。今晚咱们来个篝火晚会,让你们烤烤衣服、暖暖身子!”

“说干就干!”晚饭结束后,分队官兵撒开拣柴,天刚一黑,一堆篝火便熊熊升起,茫茫雪域高原当即被“点燃”。

“我想捧一把,这天山的雪,是他陪伴我度过岁月春秋,无法带走,我的青春和友情,飘洒在这里,埋藏在心底!”指导员刘冬是该旅“神鹰乐队”的主唱,一首原创吉他弹唱歌曲《战友战友》感动的大家热泪盈眶。

没有麦克风,新排长吴义成在地上捡起半截柴火充当话筒,他把驻训中的所见所闻编成了顺口溜《喀喇昆仑那些事》,一登场就博得满堂彩,一个个或感人、或逗乐的故事,引得大家会心颔首、掩面大笑。

随着指导员用不太标准的发音弹唱维吾尔语民歌,我再也抑制不住心里的幸福和快乐,“冲”到篝火旁跳起了维吾尔族舞蹈,韵律的节拍将晚会推向了高潮,官兵也跟着我围在篝火边跳舞唱歌,尽情欢笑。

最让我意想不到的是,教导员看了我前几天发的朋友圈,突然走出来告诉大家今天是我的生日,不苟言笑的教导员一改平时的严肃面孔,带头鼓掌为我唱起了生日快乐歌。

背靠洁白的雪山,头顶满天的繁星,伴着吉他的旋律,听着大家的歌声和祝福,心底最深处的感动和幸福让我成为喀喇昆仑之巅最幸福的人,感激的热泪夺眶而出,感谢这群可爱的官兵,我爱你们!

突然有人高喊道:“教导员来一个!来一个教导员!”一直坐在人群里的教导员瞬间成了焦点。在战友们的鼓励下,教导员走到篝火前庄重地说道:“一首《战士的第二故乡》送给今天在这里练兵备战、无惧风雪的战友们……”

欢快和谐的气氛,一个个幸福的笑容,一幕幕温情的瞬间,让我们所有人都忘却了严重的高原反应,喀喇昆仑之巅的篝火“麦西来甫”传递着温暖,感染着人心,官兵的欢乐、浓浓的军营战味和蓬勃的青春气息激荡在这片雪域高原,让人久久不能忘怀。

曲尽人息,篝火缓缓熄灭,官兵心中练兵打仗的如火激情和昂扬斗志却燃烧得越来越旺!

连日来,我们在喀喇昆仑之巅5000多米的雷达阵地上经受强烈的高原反应,经历汽车在光滑的冰坡上扭起秧歌,吓得魂飞魄散的惊险,留下喀拉喀什河寻玉的美好回忆后,结束行程回到平原,高原的歌声还在耳畔回响,与分队官兵朝夕相处的喜悦心情成为我们挥之不去的美好记忆。

而此时,城市的繁华景象,暂时都与喀喇昆仑之巅坚守的官兵无关,云端上的“好四站”官兵将继续在冰天雪地中行走,在漫天大雪中跋涉,在狂风暴雪中坚守,没有抱怨,从不辍步,用自己独特的方式书写诗和远方,为祖国守护好那一片领空。

致敬那些坚守喀喇昆仑之巅的康西瓦传人,那经久不衰的“昆仑山上好四站精神”。

摄影作者:高东兴 吴义成 刘冬 刘松涛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