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年,空军飞行员烈士终于魂归大地!

来源:空军新闻作者:廖启荣编辑:欧冠豪责任编辑:牛锐利
2019-11-20 09:13

45年,青丝已染成霜;45年,思念化作永恒。

11月8日,杭州市革命烈士陵园,一场特殊的烈士骨灰安放仪式简朴而又庄肃地进行——在杭州市殡仪馆存放整整45年之久的空军飞行员烈士戴自强的骨灰,终于在亲人、战友们的见证下,安放到了这座陵园,和众多革命烈士一起,接受世人的敬仰!


两名空军仪仗队员手捧烈士遗像和骨灰拾阶而上,骨灰盒上覆盖着鲜艳的党旗。

军地协力为烈士战友寻亲

前不久,杭州市殡仪馆工作人员致电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反映该馆藏有部队烈士戴自强的骨灰,1974年存放至今一直无人认领。对此,事务局优抚处工作人员高度重视,他们很快查明戴自强是原驻杭空军某部的烈士,但再无其它信息。为了尽快找到烈士家人,他们第一时间联系东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旅。

听到这个消息,该旅政治工作部人员非常惊讶,进而查明烈士戴自强是原师属某团飞行员,1974年7月12日在飞行训练中,因机械故障发生事故壮烈牺牲。但是,烈士的亲人在哪里,暂时无法取得联系。

“寻亲!为我们的烈士战友寻亲!”该旅领导对此高度重视。虽然烈士所在原某团已撤编,所在师所属其他团整编为现在的这支部队,为烈士寻亲有难度,但大家都没有怨言。

9月24日,一次特殊的寻亲活动在军地正式发起。鉴于烈士籍贯是山东安丘,他们随即从原籍查起,通过电话与安丘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取得联系,但被告之,当地没有戴自强烈士的信息记录。

“烈士好像是河南人!”寻访生前战友,但因年代久远,同批飞行员们也都年事已高,对烈士的信息记忆模糊。

就在这时,多位爱心人士加入寻亲行列。致力于挖掘空军历史、成功为近百位烈士寻亲的牡丹江市东北老航校研究会副会长、转业干部张志勇和陈京萍等人,辗转联系上了潍坊市拥军优属促进会,以及安丘市退役军人事务局有关领导。

“烈士籍贯一般不会出错,姓名用字会不会有误?”由于部队留存史料记录及烈士生前战友反映烈士姓“代”,而中国航空博物馆英雄墙上显示烈士姓“戴”,安丘市退役军人事务局王冬来局长联系多个乡镇,终于确认烈士戴自强是当地景芝镇大夫村人。随即,该事务局及拥军优属促进会派人前往烈士老家,找到了一位年事已高的烈士远房亲戚。

“他们全家很早就迁居河南,有一个弟弟、两个妹妹在新乡工作!”根据这条重要信息,新乡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很快反馈信息,烈士证明书的持证人为烈士的妹妹戴玉香,并告知了戴玉香及小妹代红的联系电话。

找到烈士亲人,牵出革命家庭

9月30日,我国第六个烈士纪念日,全国各地开展祭奠烈士活动。这天正是寻亲活动发起的第七天,戴自强烈士的小妹代红接到了寻亲电话,顿即泣不成声。

“我和丈夫1985年曾到当地找过一次,但种种原因一直没有找到,这也是我们父母和弟妹内心多年的痛楚。真没想到,45年了,你们终于找到我们了!感谢部队和各地政府,你们是我们全家的恩人……”由于激动不已,代红许久才在电话那端娓娓道来。

正是那次寻找无果,烈士的母亲深受打击,加之长久以来对儿子的思念,日渐消瘦的母亲很快便满头白发,随后不久就带着遗憾病故。

戴自强烈士有一个弟弟、两个妹妹,兄妹四人中有两人姓氏为“代”,代红其实应叫戴红。她说,当年办理户籍手续时,工作人员一时疏忽写成了“代”,而军人出身的父亲戴维坚虽然发现了这个问题,但总是“怕给别人添麻烦”的他便将错就错,结果姓氏再也没有改正过来。

当年戴自强招飞前,只身一人在开封读书,兄妹们都随迁父亲所在部队驻地湖北孝感。得知戴自强招飞入伍后,父亲非常高兴,经常鼓励他苦练本领,保家卫国。

当得知戴自强把青春定格在蓝天时,老人悲痛不已,但坚强地决定把儿子的骨灰“存放本市”,即留在生前所在部队驻地杭州。后来儿子的骨灰因为种种原因暂未找到时,他非常失落,却始终隐忍痛楚,在其他子女面前鲜有提及,直至抱憾去世。

其实,老人这样做,也与他的经历有关。戴维坚1946年7月投身革命,入伍即参加解放战争,特别是1947年和1948年这两年间,在战场上连续荣立个人一等功1次、个人二等功和三等功各两次。

而这些,老人在世时从未提及过,代红兄妹三人只知道父亲曾是新中国第一代空降兵。正是这次因为查找烈士哥哥戴自强信息需要,新乡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工作人员调看了老人退休前的档案信息,儿女们才知道父亲生前曾立下赫赫战功。

记者还获悉,代红的二哥即戴自强烈士的弟弟戴自秀,也曾在空军部队服役过,是一名雷达兵。与父亲同年入伍的伯父戴维礼也是一位革命烈士,1947年在解放临朐的战役中壮烈牺牲,生前是第三野战军十一纵队的排长。

红色的血脉,始终在这个革命家庭中传承。

愿把烈士哥哥永留部队驻地

“哥哥牺牲在杭州,我们还是按照父亲当年的愿望,把他永远留在这里,留在离老部队最近的地方,因为这里应该是哥哥最热爱的地方。”10月中旬,当部队征求烈士骨灰安放意愿时,戴家亲属一致做出决定:“尽管我们来杭不是很方便,但杭州有很多曾经的战友,方便大家去看望他!”

10月24日,在杭州市殡仪馆烈士骨灰存放柜前,姐妹二人终于在近半个世纪的等待和煎熬中,再次见到了万分思念的哥哥,在场所有人都不禁为之动容。

就在这一天,杭州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及烈士陵园、殡仪馆,都指派专人现场办公、特事特办,当天就办理了相关手续。

当与烈士家人商量安放骨灰事宜,希望在空军成立70周年纪念日前夕举行安放仪式,烈士的妹妹当即表示赞同,烈士陵园立刻派人赶制墓碑等。

11月8日,立冬,烈士陵园安静肃穆,松柏无言。两名空军仪仗队员手捧烈士遗像和骨灰拾阶而上,骨灰盒上覆盖着鲜艳的党旗。

手捧菊花寄哀思,抬臂敬礼战友情。戴自强烈士的亲人来了,她们为烈士哥哥感到自豪;烈士生前同批飞行员战友们来了,他们中有共和国将军,也有后来担任师团职领导干部,有的还专门从外地赶来;烈士原籍安丘市退役军人事务局领导来了,他们为家乡拥有这样的革命家庭感到骄傲;烈士现所属空军部队的战友们也来了,他们现地接受英雄精神洗礼、强化初心使命……


兄妹亲人“团聚”,与万分思念的烈士哥哥深情告别。


仪仗官兵及烈士亲人轻轻安放烈士骨灰。


戴自强烈士的亲人、生前同批飞行员战友们及部队领导们赶来参加骨灰安放仪式。


手捧菊花寄哀思,抬臂敬礼战友情。


烈士亲人向部队赠送锦旗表示谢意。


军地协力为烈士战友寻亲。

永远铭记英烈的英雄事迹,

世代发扬英烈的英雄精神。

向空军英烈致敬!

摄影作者:王展昊 董骁锐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