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行员武辉:我唯一能做的,是把飞行这件事做到极致

来源:空军新闻作者:谢中武 杨朝钊 王国云编辑:欧冠豪责任编辑:牛锐利
2019-12-30 08:50

武辉,南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旅飞行员。

又到年终岁尾时,武辉掰着手指头算了算,这一年与妻儿在一起的时间只有12天。他像铁人一样,在密密麻麻的飞行计划表上来回腾挪。因为在他的心里,没有什么比飞行更重要。


昂首挺胸,走下战机。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但我只想心无旁骛干好飞行这一件事。”2004年,刚从航校毕业没多久的武辉被分配到部队时,飞的是二代战机,而隔壁的兄弟已经飞上了歼-10战机。

同一条跑道,两边是不同的风景,听着大家讨论什么“高机动、超视距”,武辉除了羡慕,更暗下决心,一定要飞上它。铆着这股劲,他把所有的心思精力,全部放在了训练上,飞行技术慢慢脱颖而出。

后来,兄弟单位选拔飞行员改装歼-10时,武辉终于梦想成真,也找到了自己最值得信赖的“战友”。

与二代机相比,三代机可以探索的地方太多了。武辉特别享受那种把问题一个一个解决的过程,也喜欢搞一些出其不意的点子,再加上平时话不多,所以大家给武辉起了个外号叫“冷枪”。

由于具备过硬的心理素质和精湛的飞行技术,组织有意将武辉作为大队长培育,但他却表示,当大队长固然对自己前途发展更好,但同时也要分散很多精力,自己只想一心干好飞行这一件事。对武辉来说飞行不仅仅是一项技术,更是一个神圣的事业。

“滴水穿石非一日之功,只有像打仗一样训练,才能像训练一样打仗。”刚改装歼-10那一年的除夕当天,武辉所在部队受命执行紧急任务。这次任务也让武辉明白,实战跟平时完全不一样,现代战争不仅需要更多训练时间,还必须跟实战对接,才能缩短与打赢的距离。

从那以后,武辉便逼着自己多走一步,每做一个动作都尽量搞清楚它的边界在哪里;每飞一个课目,都尽量把它的实战运用研究透;每出一次任务都尽量做出不同以往的计划,从一点一滴积累打仗本领。

2013年,武辉第一次参加空战对抗竞赛性考核。在研究雷达特性后,他自创了一套战法,可以规避掉大部分导弹的攻击。此后这个战法在全空军流传开,多次在比赛中出现。

2014年,武辉又一次参加空战对抗竞赛性考核。没成想,在决赛中,对手一路使用的竟然是武辉创造的战法,结果被武辉一举击落。战场上没有百分之百稳赢的战术,想要简单的用昨天的战术,复制出今天的胜利,注定会失败。

2017年,武辉执行某项演训任务,他和战友齐心协力、果敢出击,实现了红军指挥员意图。在空战中,突破“敌”第一层封锁后,武辉的导弹所剩无几,但“敌跟踪”的告警却充斥着武辉的耳机。

“我唯一能做的,要做的,就是规避他们,甩掉他们,朝着我的目标,前进、前进、再前进!”紧盯着态势画面,武辉终于“进入攻击包线”,“发射导弹!”“敌”预警机被成功击落。正在激烈交战的队友,瞬间压力减小,把“敌人”打得落花流水。


难得的闲暇时光,武辉陪伴妻儿一同游玩。

今年,武辉受命赴某地执行任务前夕,妻子问他:“每次任务几乎都少不了你,是就缺你一个吗?”武辉心里的回答是:“不是,是我不能缺一个任务。”但是这句话,他一直没有说出口,怕伤了她的心。

其实,武辉何尝不想在家里陪着妻儿共享天伦呢。除了飞行,他最放不下的就是妻儿了。微信朋友圈的封面是妻子,朋友圈的内容全是与孩子的合影。

只是自己的职责所在,他不能。武辉对妻子说:“我是一名军人,你是一名军嫂,我们任何时候,都要把‘军’字摆在前面。我是一名要上战场的战斗员,你要是真的爱我、为我好,就让我冲到最前线去磨砺去锻炼。”

抛开对家人的歉疚,他骨子里最钟情的还是飞行员这个角色。


武辉与机务人员进行交流。


武辉与战友在地面进行战术战法演练。


武辉在座舱内观察僚机情况。


信心满满。


武辉驾驶战机月夜出动。


在健身房刻苦锻炼的武辉。


在讲评室与战友进行战术复盘。


执行完任务归来后,武辉与妻儿一同合影。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