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次“请假”出院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楼 立 本报记者 李建文 特约通讯员 徐腾跃编辑:尚洁岩责任编辑:牛锐利
2020-09-29 09:47

负责的某国防重大项目终于快完成了,这是童创明近3年来最“轻松”的一次住院体验。

8月下旬,在唐都医院肾脏内科病房里,空军工程大学防空反导学院教授童创明静静地坐着。宽大的病服里包裹着瘦弱的身躯,左手插着输液针头的他,右手不时地在笔记本上写着什么。

翻开笔记本,里面密密麻麻记录着童创明所主持的某项目思路和技术难点。有些是文字,也有些天书似的符号,大多是他在病床上猛然间突现的灵感。

由于工作压力大,近几年童创明身体“警报”频起,高血压、高血糖以及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医生告诫他,如果再不注意,病情会很严重。但他还是谢绝了长期疗养治疗安排,坚持每三个月短期住一次院,“项目早一天完成,部队战斗力会早一日得到提升”。

住院前,童创明给参与项目的博士研究生学员布置任务,并要求大家有问题马上联系。

“电话中,我们给老师汇报项目进展情况、缺陷以及数据连接调试等各种状况。老师问得很细,有时一个电话就是一个多小时。”前来看望的学生孙华龙说。

说到住院,童创明有些尴尬地笑了笑。2018年,项目处在攻坚阶段,童创明每天泡在实验室,睡觉常常都是把简易行军床就地支开凑合一晚,住院的事也是一拖再拖。等他再去医院时,主治医师看到他几项指标升得很高,“命令”他以后必须按时住院。

“总算有人替我管着他了。”童创明的爱人徐璐无奈地说:“今年,他从大年初一就去加班,到现在,只有躺在医院时才能歇一下。”

“这个项目事关国防和军队建设重大需求,时间紧、任务重,我必须把每一分钟利用好、把任务完成好。”病床上的童创明说。

“这些年,老师几乎把心血全部放在了项目上。”学生彭鹏记得“有一次,学院晚上12点突然停电,正在加班的我收到老师消息,问我实验室电脑是不是又‘崩’了?得知数据被损坏后,他立即开车赶到学校,趁着一点隐约的记忆帮我重新计算。”

听到师兄弟的讲述,学员邹高翔也想起一件事。刚加入导师团队时,面对集七八个学科专业于一体的项目,他不由疑惑:“童教授平时主攻的也不过一两个学科,又是怎么打通学科专业壁垒、耦合系统各功能模块推进这个项目的呢?”

邹高翔第一次走进导师家,看到家里一面10多米长、3米高的墙书架上,满满当当堆满了专业书籍时,不由惊呆了。“我又想起实验室里,一字排开、约15米长的柜子里也是书,而且书上大多有眉批和小注,瞬间就明白了。”邹高翔说,“这些专业书籍大都是2013年准备申报项目后陆续购买的。7年间,也不知老师怎么‘啃’下了这些晦涩的大部头。”

闲聊中,不知不觉已到查房时间。面对刚刚走进门的主治医师蒙军平,童创明带着几分“哀求”的语气说:“蒙医生,我又得和你‘请假’了,这两天我就得出院,后面还有很多工作等着我呢。”

他的话音未落,四周的人都笑了:“这个童教授,真是一位拼命三郎啊……”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