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党员 | 这一家三代人,书写了同一个故事

来源:空军新闻作者:曾晓明 邱晓鹏编辑:欧冠豪责任编辑:牛锐利
2021-04-08 08:52

她的姥爷温德启,曾历任原总参通信部通信兵、政治工作处干事、指导员;

父亲孙庆亮,东部战区空军某特种机型第一代飞行员;

母亲温咏梅,曾是东部战区空军某场站心理工作站心理咨询师,现已退休;

孙嫣然,东部战区空军某场站宣传干事。

40多年来,孙嫣然一家三代四人从军,薪火相传、情系国防,强军梦想在这三代人中接续传承。


第一代人,“从军一日,奉献一生”

山东省成武县人大鑫区,坐落着一栋老旧的居民楼,温德启就住在这里。

1963年,18岁的温德启参军入伍,成为原总参通信部一名通信兵。从军16年来,他跟随部队先后辗转重庆、南京、西安、成都、西藏五个城市。一本“中国人民解放军原后字二八九部队”的影集,记录着老人过去的辉煌。“这本影集是姥爷从军的见证,也是我们家的宝贝。”孙嫣然说。

如今,古稀之年的温德启思路清晰,说起当年在部队的事仍然中气十足、滔滔不绝:“我1963年参军入伍,第二年就入了党。参军入伍是我一生的光荣,感谢党和部队的培养。”

16年里,温德启在基层连队先后担任过通信兵、政治处干事、政治指导员,还受到过毛主席和周总理的接见。“当兵,就是要崇军尚武,保家卫国。”老人说,“凡是组织交代的任务,再苦、再难,也要完成。”

1973年,温德启所在部队奉命进藏执行任务。为了能够适应高原行军,温德启和战友们每天天不亮就开始练习10公里山地跑。大家有的扛圆木,有的背磨盘,还有的在小腿上绑沙袋。

同年5月30日,部队开拔进藏。海拔5700多米的唐古拉山,气候恶劣,条件艰苦,一年四季都吃不上青菜。“那真是一段与死神抗争的岁月。”温德启在回忆中说,“高原反应比预想的还要大,每天晚上睡觉脑袋里就像灌了铅,又胀又痛。”

由于条件艰苦,施工中,官兵们渴了就抓把生态雪、饿了就啃点冻馒头,夜晚缩头蜷腿才能睡着。他感叹:“当地藏民看到我们实在太苦了,偶尔送来酥油茶、生马肉、青稞面,就算是改善生活了。夜晚能有牛粪取暖,就可以睡个好觉。”

工程开进之初,便遇到了层层困难。高原稀薄的空气,险峻的地理位置,往往好多天才能往前挖进一米。为了能顺利打通西南战略通信线路,温德启与战友们把绳索拴在陡峭万分的悬崖上开路、在冰河上架桥,翻越了日月山、橡皮山、脱土山等高山峻岭,跨越了怒江、金沙江、澜沧江等天险急流,用铁锤、凿子敞开了一条万米天渠。

在那段日子里,冰冷的铁锤与凿子几乎从未离开过双手,满手血泡是经常的事。温德启说,每次布线不可控的因素太多,恶劣的气候、地貌因素都威胁着大家的生命安全,与很多永远长眠于异乡的战友比起来自己是幸运的。如今,当地政府修建了烈士墓园,立碑撰文,铭记烈士们的不朽功绩。

在6年多的艰苦奋斗期间,温德启不仅是一名出色的战斗员,更是一名优秀的指挥员。架设管道碰到天堑川壑,用炸药开山是常见的事。

一次,温德启带队架线,在执行任务中,风雪呼呼地从身边飞过,因山体被炸药震动导致山上碎石不断沿着山体滚下。据老人回忆,有一次,正当他组织人员躲进山坳时,一块大石头沿着山体快速滚下,落石扬起的灰尘和四周塌方的土层埋住了他和战友。

“落石擦着我的鞋滚下,差点砸中我的脚。当时真害怕,还以为活不成了!”从土里爬出来,温德启觉得像是捡了条命,迅速组织人员进行施救,最终将两名战友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

因表现突出,温德启曾连续5年被评为“五好战士”,先后荣立三等功三次。当指导员期间所带连队被上级多次表彰,被评为“硬骨头六连式”连队。

1979年,因工作需要,温德启响应组织号召退伍返乡,进入“成武县武装部”工作,再续报国情怀。

第二代人,“深情‘固’剑,情定蓝天”

“你刚执行完飞行任务,来回奔波这么多天,要不今天就破例休息一下吧。”

“不行,今天是团里新飞行学员最后一个飞行课目考核,我必须现场参加……”

听到这话后,向来对老公孙庆亮痴恋飞行了如指掌的温咏梅没有过多劝阻,简单叮嘱一番,便挂了电话。

而电话的另一端,孙庆亮平复好在任务中的紧绷状态,换上他最爱的飞行服即刻奔赴外场。在此之前,他刚执行完某项演训任务,可这丝毫没有影响他去见证徒弟的 “成人礼”的惯例。

这就是孙嫣然父母的日常。

孙庆亮现为空军航空兵某团飞行员。从军36年,他执行的重大任务有数十起,培养带教运输机、某特种机飞行员二十余名,几乎捧回了飞行领域的所有荣誉,先后获得二等功2次,三等功6次,2008年获得空军“金质飞行奖章”,是大名鼎鼎的“特级飞行员”和“金牌教头”。

妻子温咏梅则是该团的一名心理咨询师,她默默付出,全力支持爱人工作,是人人称赞的“最美僚机”。

结婚30年,他们相互鼓励、彼此关怀,在各自领域担当重任,成绩斐然;他们相敬如宾、相互支持,为人处事受到官兵交口称赞;他们是该片部队出了名的模范“夫妻兵”,2013年被评为“空军幸福模范家庭”,2018年被评为“全国最美家庭”。

1990年,孙庆亮和温咏梅成为了相亲对象,经过2年的深入了解,两颗年轻的心慢慢靠拢。1992年2月,他们走进婚姻的殿堂。

孙庆亮回忆,恋爱之初,第一次登门,心里非常紧张。刚进家门,被客厅一张张军旅照片所吸引,这才知道准岳父是一名曾在边防作战过的老兵。知道准女婿孙庆亮也是一名军人,温德启更是非常开心。“老兵”见“新兵”,顷刻打破了准女婿见准岳父的紧张与尴尬。

“我们聊了很多,但几乎没聊家庭,更像是‘战友聚会’。他从当新兵抢扫把,讲到当班长带新兵;从高原上烧牛粪取暖,讲到偷偷地在水壶里装马奶酒;从退伍后战友聚会,讲到给战友扫墓,一直聊到深夜……”军人的情怀,就这样让他们成为了一家人。

在某次任务中,孙庆亮踏上了飞往拉萨的征程,这是当年岳父曾经战斗过的地方。高原的海拔、气压和紫外线,以一种异常冷峻的方式,考验着抵达这里的每一个人。孙庆亮从未想到,自己的高原反应是如此剧烈:刚下飞机就上吐下泻,浑身不适。平均海拔超过4000米,全长近2000公里的青藏线,一度成为了孙庆亮难以逾越的“天路”。

当飞机飞过青藏线,孙庆亮深切感受到了高原军人的艰苦和不易。看着那些老兵脸上紫红色的“高原红”,被风沙打磨过的肌肤,被额头和眼角的皱纹所吞噬的青春,让他真正懂得了岳父,懂得了曾经与岳父共同战斗过的那一代人。

飞行是一个高危职业。多年来,孙庆亮无论执行什么艰险任务,在工作中遇到什么特情,他总是报喜不报忧。“怕她们担心,我一般不跟她们讲工作上的事情。”孙庆亮平静地说。

爱,就是把困难留给自己,孙庆亮是这样,温咏梅更是如此。

夫妻俩相恋相知30年,可真正朝夕相处的时间却不足千日。孙庆亮飞行任务重,在外驻训三五个月是常有的事儿,家庭的重担就落在了温咏梅一个人肩上。她一边努力工作,一边抚养孩子、赡养老人。

30年里,时常的两地分居没有淡化他们的感情,时间长河没有带走彼此的情谊,爱情和亲情在不断磨砺中愈加坚固,家庭在岁月的浸润中愈加幸福。温咏梅说:“他在前线冲锋,我在后方拼搏,付出和幸福并不矛盾。”

没有娇嗔的抱怨,没有刻意的粉饰,没有华丽的辞藻,有的只是默默的奉献和无言的支持。

第三代人,“巾帼戎装,玫瑰铿锵”

从小听着父辈军旅故事长大的孙嫣然又是如何书写着自己的故事,来听听她的自述——

我从小是听着姥爷和父亲的军旅故事长大的。依稀记得小时候,在姥爷家他有两样最宝贝的藏品,那是他十多年军旅生涯中最为宝贵的精神财富。这两样藏品在姥爷的精心保护下,尽管经历岁月,依然光洁如新。一件是他的军功章,另一件则是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的荣誉奖状。姥爷每次给我讲战斗故事讲到动情时,都要从柜子里拿出这两件“宝贝”给我看,满脸洋溢着自豪。

2014年,我考上了军校,成为一名军人。临行前,我用视频电话告诉姥爷自己考上军校的消息,他竖起大拇指说了一个“好”!简简单单的一个“好”字,我知道饱含着姥爷对我的期许,爽朗的笑声是姥爷对我传承红色血脉、献身国防的欣慰。

在校期间,我认真学习专业技能,提升自身专业素质,从学员到班长再到学员营文书,军校生活告诉我走每一步都要坚实有力,每一步都要拼搏到底。

下部队以后,我成为一名通信排长。作为机关的耳目,军队的神经,我深知三尺机台就是战场。在班长的帮带和不懈努力下,我逐渐成长为连队的管理骨干。今年我又自学并考取了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场站根据工作需要,将我调任到机关担任宣传干事兼场站心理咨询师,为飞行保障事业贡献力量。

今年是我入伍的第七年,我逐渐开始懂得了姥爷和父亲口中的“故事”。姥爷的故事、爸妈的故事、我的故事,其实都是一个故事,都是军人对军旅的特殊情感,有着属于自己的高光时刻,所以才会百讲不倦。

我相信,我们这一代人不仅会传承好老一辈的红色故事,更会有自己的故事;我相信,讲故事的队伍会越来越庞大,听故事的队伍会越来越庞大;我们有信心,我们一定会担当起党和人民赋予的新的使命,不断书写强国强军的辉煌篇章。

征稿启事

“空军新闻”开设“家有党员”专栏,透过“家”这个独特视角,为您讲述那些我们身边最熟悉的共产党员的故事,现征集此题材稿件。

报道形式:图文+视频。主题鲜明、文字简洁有力,字数不限;图片请提供老新照片,准确反映人物特点;短视频力求切口细腻、话语朴素,用白描手法折射出共产党员的初心本色,引发集体共鸣。

投稿邮箱:kj81cn@163.com

期待您给予我们最深切的感动。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