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过去的体制,超越昨天的自己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辛士红编辑:欧冠豪发布时间:2016-01-27 09:04

“挥手自兹去,萧萧班马鸣。”随着陆军领导机构、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军委机关各个部门的相继成立,我们告别了熟稔的四总部、老臂章……太多的辞旧与迎新交织在一起,有眷恋,有感慨万千。

有一种告别叫念兹在兹,还有一种告别叫毅然决然。告别那些与新体制不相适应的观念、行为和做法,就需要多些果决,少些犹疑。

新旧体制转换的过程,也是对官兵观念的重塑、能力的升级、工作方式的再造。告别旧体制,是为了塑造军队的未来,也是为了超越昨天的自己。

改革是一场大考,首先要过的一道关是“观念大考”。马克思曾经告诫,“过时的东西总是力图在新生的形式中得到恢复和巩固”。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进程中,新旧观念的“拉锯战”始终存在,旧体制下形成的习惯思维、陈旧观念,总是自觉不自觉地顽强表现出来。

观念能否“破冰”,关系改革能否“突围”。不翻越观念这座山,就不可能登高揽胜、行稳致远。比如,过去的四总部、大军区,集决策、执行、监督职能于一体,现在实行决策权、执行权、监督权既相互协调又相互制约,如果不强化在主动接受监督中推进工作的新观念,破除“我的地盘我作主”的旧观念,就可能陷入自我循环、用权任性的怪圈。

改革是对领导指挥体制从定位到职能的再塑造,也是建军治军方式的再转变。新体制下,机关的职能有所调整,个人的角色有所变化,但都应该在谋划打仗、保障打仗、服务打仗中找准自己的定位,做到守土有责、守土负责、守土尽责。

做人按本色不犯错误、做事按角色不乱规矩。超越权限不对,推诿责任也不对。比如,军委机关由原来权力高度集中的“总部领导机关”,变成主要履行参谋、执行、服务职能的“军委办事机关”。如果不丢掉“领导范”、当好“办事员”,就不可能为军委服务好、为战区服务好、为军种服务好、为官兵服务好。

新体制下,领导机关职能转变了,机构压缩了,人员精简了,要求提高了,转变工作方式既是客观要求,也是重要标志。列宁曾说过,在小生产的情况下是无法彻底克服官僚主义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是旧体制的产物,也是新体制的大敌。只有在新的领导体制下,才能突出主业主责,提高质量效能,落实“三严三实”,一切按制度来、按程序走、按规矩办。

实现工作方式的破旧立新,既是理念问题,更是实践问题。比如,部队类型更多了、分工更细了,工作指导再像过去那样吃大锅饭、搞大呼隆,就不可能精准发力、定向施策。军委机关部门多了,如果动辄开会发文派工作组,就可能因多而乱、因多而慢、因多而散,难以攥指成拳,形成合力。

破旧是为了立新,浴火是为了重生。“破”得有理,才能“立”得有力;“破”得坚决,才能“立”得坚定。守住“旧我”是安逸的,然而军事领域里的墨守陈规,“会使千百万人的生命和整个国家的命运受到威胁”。告别“旧我”是痛苦的,然而这是一朝分娩的痛苦,是催生希望的痛苦。

“唯一比向一个军人灌输新观念更难的,是去掉他的旧观念。”原体制的印记、老办法的纯熟、“潜规则”的锈迹、个人利益的藩篱、路径依赖的惯性……都决定着从破旧到立新之间,往往隔的不是“一层纸”,而是“一座山”。

“远飞者当换其新羽,善筑者先清其旧基。”只要领导和机关干部进一步大兴学习研究之风,主动来一场军事学习革命,来一场思想解放的头脑风暴,进一步转变工作作风,持之以恒整治“四风”问题、克服“五多”积弊,进一步坚持依法依规指导工作,自觉做到依法用权、秉公用权、谨慎用权,就一定能够不断提高讲政治、谋打赢、搞服务、做表率的能力,建设铁一般信仰、铁一般信念、铁一般纪律、铁一般担当的领导机关。



【责任编辑:牛锐利】

网友评论

主办:解放军报社空军分社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转载申请 | 在线投稿 | 联系我们 | 站点地图
京ICP备11009437号 公安网备11009437号  法律顾问:北京荣德律师事务所
Copyright © 2012-2013 by kj.81.c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刊登的新闻信息和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国空军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